爱游戏首页:《细胞分裂5》游戏详细前瞻

在经过两年的沉寂,游戏主体重大的翻修,以及必要的修建后,超级间谍山姆费舍尔(Sam Fisher )终于——协同着定罪再度出山。

山姆费舍尔已死。山姆费舍尔永存。

他就像一个秘密特工的外表装扮的忍者,这个我们最钟爱的性格乖戾的第三梯队间谍,自打在2007年的回归后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留给我们的便是对于著名的分裂细胞这个潜入杰作会带来如何变数的期待。

自从在原先的Xbox上创造的难以置信的记录后(其中包括了具备Xbox全部游戏中最高得分的混沌理论Chaos Theory),费舍尔的皮靴又一次嘎吱作响地携着双面间谍Double Agent踩着雪来到了Xbox平台,那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可能稍稍还些许不成熟)将系列引向一个稍微新颖的方向的尝试。

那便是上海育碧带来的宝贝,然而,曾带给我们兴奋的育碧蒙特利尔分裂细胞制作组——为系列首作和混沌理论负责的家伙们——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出现在商店中。这个游戏便是分裂细胞:断罪,由一个“在日光中潜入”的模式中迅速扭转成了变节者费舍尔会利用人群(与育碧蒙特利尔他们自己的超大作刺客信条续作类似)来躲避曾经雇佣他的政府的追捕的游戏。但是自从在2007年5月的简要展出后(可在刊登在了2007年8月的OXM,Xbox官方杂志上回顾),定罪便转入黑暗并再也没有被听说过。一些谣言一直在讲它正在被进行着繁重的重新设计。而那些谣言,在最后看来,是对的,而且经过的两年的育碧软件已经在为打破他们的沉默做好了最后的准备。这里给你带来了的首度的和蒙特利尔团队的,以及他们正在同时悄然制作中的Xbox 360独占大作的内部接触只有OXM才有。

“夜视山姆”的死

“不会再有潜水服了。”这是由定罪的创造力导演Maxime Beland所作出的保证,在继完成了彩虹六号维加斯系列的工作后,他接下了这个项目的支配权(remember that fact for later)

然而定罪会尽可能的程度上保持对于它原始设计的文案只有轻微程度上的重合,并不是所有都被扔掉。但是那个潜水服仍然是历史了。同样的,那个我们曾开始称呼为“夜视山姆”的,行为散乱的,满脸胡须的,看起来无家可归的英雄也是这样了。故事是由上一作继续下来的——受双面间谍事件的责备,费舍尔退出了第三梯队回到马耳他卸甲归田,同时拒绝了对于他女儿是由于醉酒司机而造成死亡的说法。新的游戏就是以这个为核心要素设计的。

所以,自从在不用去做给敌人扔椅子那样的事以后,新的体验在哪呢?“我觉得隐秘行动已经变得有点老了,”Beland表示道“我希望玩家感觉像扮演一个那种,为了找到一个绝佳的方式去干掉敌人而隐藏的黑豹一样,”他在一个兴奋到无法抗拒的强烈思绪中说道。

解读:定罪的进行速度将要比先前的分裂细胞要快得多。在为在早前的游戏中由费舍尔缓慢的移动(“我爬一个管道都可以比那样快!”Beland 意识到)以及清理一个满是坏蛋的屋子有多慢而哀叹中的,游戏的创造力导演——一个缩略词的滥用者——把开发队伍对游戏进行的循环顺序给我们介绍了下,用缩写词表示可以封为PEV:准备prepare,执行execute,以及,消失vanish。

彩虹版分裂细胞

在开始时进入一间房间前的准备就像每一个分裂细胞的骨灰老兵期待的:你要经过在门下使用蛇形摄像头(或者在我们的方案中,可以用从一个SUV上打破的后视镜,在游戏早期的马耳他关卡中山姆还没有那么多的小道具时,用“在镜子中看出的距离相对较近的目标”做上的标记来完成任务)的窥视来全面的审视情况。在这个小技巧中,你可以侦查到两到三个敌人;将镜头瞄向其中一个然后用RB来给他做上标记,这样在他们的头上便会出现一个红点,就像彩虹六号维加斯那样。不同的武器也会让你在一个场景中做出不同数量的标记——比如说,山姆的标配手枪可以同时给两个家伙贴上标记。在对你的目标标记完成后,你就已经做好了执行的准备了。

但是在没有彩虹队友来协助你干掉目标的前提下,你就要轻按A钮来开门(或者长按A猛力进入),然后便按下Y来执行你的计划。费舍尔会自动地射杀掉那被标记住的人,同时长按Y会在这个具有高度可破坏性的环境中,可以带出那种在慢动作下有剧场效果的片段,就像吴宇森式的可以注视到飞行的碎片以及其他残杀举止的华丽演出。当然,如果你喜欢的话你也可以跑入使用山姆新整到的彪悍的克拉夫马迦(Krav Maga一种以色列的军用格斗术,格言是:“不择手段,”可以踢裆部或用手枪抽打)格斗风格将坏蛋野蛮的干倒。

自然地,于是,你的行动也许会招惹大量不愿意遇到的注意,所以循环路线的第三部分便是隐匿。使用变得更快的费舍尔,你可以快速的从一个房间猛冲出去,或者爬上一个管道。当然,你的敌人也许会发现你,但是那只会是一个片刻——换言之,你最后一次出现的位置。Beland正在致力于防止人们马上转到暂停目录然后重载游戏;他希望过程中既有紧张又有愉快,即使你已经被发现了。

打的更重,打的更快

我们所看到的示范发生于游戏早期的马耳他,而且你也许已经在微软E3的发布会中看到了浓缩版本。也许你的恐惧会减轻了:游戏通常并没有那么的快。在蒙特利尔带我们经过的三个不同场景中,后面两个更像是在传统的分裂细胞的步速下和多样化的道路下完成,所以可再玩性会在定罪中高度保留下来。

从游戏开始时的其中一个深夜的恶毒审问时开始,在费舍尔最后的打问后,镜头从下水管道飞入,然后在一个叫做King George的老公寓中飞越了出来,那里便是那个被山姆刚刚打倒的人说杀了沙拉费舍尔的人,Kobin所躲藏的地方。

在定罪中用外接的过场是没有用处的。相比下,镜头可以作出快速的剪切并且总是可以保持在你的控制下。在这种情况下,镜头快速的穿过了这个巨大的房子然后回到处于这个公寓外围一个大楼处的山姆身边,在那里每个NPC看起来都不一样而且行为趋向日常化。店主们在叫卖着他们的货物,一个摄影者拍下了一个优美的海面景观,一个男人打着他的电话,两个人在咖啡桌上争论,以及这里甚至有一对浪漫的情侣在凝视这水面。松散的纸片在风中吹动,还有光束在商人的帐篷摇晃中连成一排。

在用通过边缘时发动的突然袭击来避过了警卫后(其中一个被抓住并且在行动完成后扔到了一个大垃圾桶中),山姆爬上墙壁,避开了门前更多的重兵巡逻,然后爬进窗户中。在大厅的楼上,他紧抱着头上的一个管道,按下RT通过发动了一个\”高空落地必杀\”下落到一个过来查看的坏蛋身上。在大厅的中央,一个巨大的枝型吊灯充当了这个房间主要的灯光。幸运的是,两个敌人正好径直的站在它之下。用RB标记到它上面后,山姆奔跑着穿越房间的举动被发现了,然后按下Y,将那个贵重的光源射倒,杀掉在它之下的几个坏蛋。

来到了Kobin所在的敌方公寓中,你通过在门下的窥视,发现了有半打的贴身守卫。他们正是为你准备的,当他们在外面听到你时便推开桌子找到掩护。你可以强行突入并且开火(如果你有散弹枪,它会击穿桌子),或者你可以在外面的窗户上滑动,爬越,并可以看到他们正试图用一个榴弹发射器抓你。一个爆炸带着一股火焰窜出了窗户,不用怀疑烧到了山姆的手指甲。在房间后方侦查了窗户后,山姆猛冲了进去并抓住Kobin 的喉咙,但是这里就是演示最后结束的地方了,当一队第三梯队的士兵(穿着看起来貌似的潜水潜入服以及戴着你无疑会在随后的游戏中使用的红色的护目镜)向下猛冲进来然后迫使山姆投降,可以预测接下来的故事要移往华盛顿特区了。

隧道结尾处的亮点

在我们蒙特利尔访问的最后,有一件事是清楚了:分裂细胞定罪仍然相比与它的前作有着非常大的差异,但是这是一个好的不同吗?到目前为止系列中最好的东西是你总是需要选择你到底喜欢给山姆拟定怎样的道德感。你可以用你的消声手枪向某人射击,当然,但是总是有可以将他们窒息,在未被察觉前空中袭击他们,或将他们电击——等等可以带来不致死结果的选择。我们有点关心是在我们的首度预览背后,那些致命的暴力表面上看起来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在定罪中是受鼓励的,那些选择中敌人是可以被消灭的,游戏强迫着我们去把山姆扮演成为了一个找寻其他人的生命而绝望的男人。

然后关于定罪的多人对战部分呢?那个天才的合作任务会回归吗?对于这个游戏在两年的时间里都没有被回答,新的分裂细胞也许正着力于提出等同于它解决了的那么多的问题。但是对于知道在现役时段中我们最喜欢的那个爱抱怨的老家伙已经回来了还是一件好事的。我们想念你,山姆。

快鱼体育意甲直播懂球帝懂球帝懂球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